Blog

Categories

Calendar

<<   April 201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Archive

Feeds

Join

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April 24th, 2013

記憶裡的那一道葡萄香

April 24th, 2013, 18:02

By @ April 24th, 2013, 18:02 in General

說是有雨,但天氣又一次爽約。晴空萬裡,雲在藍色的背景下,顯得更加純潔。夏日裡不管將去何處,心總是會有所顧忌,要么怨天太熱,要么擔心大雨滂沱。受製於太多顧忌,我們連選擇的權利似乎都丟失了,然而是否非要等到一切就緒才去行動呢?我聯想到曾經經歷過的很多事,以及做過的很多抉擇,在我想來,那些已經無可更改的事實似乎沒有一件是事先考慮好了的。與其在多餘的考慮中止足不前,倒不如放開性子,隨心情出發,想去就去,拋掉牽扯腳步的顧忌。於是我便選擇和他人一起出行,事先從未做過周密考慮,不管將要做什麼,我也是臨時才去做的。然而預料的事情又有哪些會發生?只是無謂的增添了心靈的煩惱針灸
夏日裡便想多吃些新鮮水果,然而購買新鮮水果來吃的樂趣自然比不過親自前往田間地頭摘下新鮮水果來吃。這個季節裡能讓人們親自採摘來品嘗的新鮮水果自然是葡萄了,那些紫色的好似瑪瑙一樣飽滿的顆粒,令人想起就食慾大開,口水直流。田間地頭,多么熟悉的味道﹗生於土地,長於土地,泥土的味道在任何時候都足以讓我開懷大笑。矮矮的葡萄架上,結滿了一串串誘人的紫葡萄。摘下一顆放進嘴裡,只覺得那種味道好過市場上任何一種葡萄。我在地裡摘來吃的葡萄絕不是做好的,但這不光使自己的肚子飽餐一頓,也使眼睛,使情感都飽餐一頓。一串串熟透的葡萄從架上被我們剪下,一粒粒的果實成了我們肚中無法言說的美妙。拿著剪刀剪下葡萄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你可以任意的選擇你中意的葡萄,並且選擇權全部屬於你。如果它長得好,長得飽滿,你自然要剪下它;如果它看起來就不好吃,那你同樣有權利放棄剪下他。市場上賣的葡萄,雖然我們有挑選它好壞來買的權利,但是在此之前,這批葡萄原先長在樹上時是好是壞?我們卻不得而知,僅僅看外表看不出太多端倪。而親自採摘葡萄時,我們事先可以摘下一粒親自嚐嚐,然後再決定要他與否。這樣得到的葡萄即便不是最好,也絕對能使我們滿意而歸的葡萄了。盯著烈日,花費那麼多時間,很多人駕車來採摘葡萄,為的絕不僅僅是吃的最新鮮的水果,更為重要的事,他們在採摘的過程中獲得了一種權利,一種完全自由選擇的權利。每一個採摘的人成了評價葡萄好壞的專家,好的被我們剪下,不好的被我們留下。在這裡,每個人的評判標準不需要一致,每個人也不需要獲得相同質量的葡萄,選擇的結果由我們自己來承擔,因而也無需顧及他人對葡萄的感受。我由此想到了《伊芳索寓言》中將自己餓瘦後從籬笆鑽入才吃到的葡萄的那只狐狸,它在那一刻絕對也是心滿意得的。選擇自己的所愛,讓自己無怨無悔,哪怕為此又餓了一頓,然而狐狸的願望終究達成了。這不正是今日的我們?頭頂烈日,不惜距離,為的僅僅是滿足自身的一種訴求,既做自己想做的事,讓自己的內心得到徹底的放鬆。
看著滿地的紫色葡萄,我不禁想起來多年前我曾吃到過的酸葡萄。儘管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甚至早已忘了那是怎樣的一個時間。然而我記得,院子裡的葡萄藤上長滿了葡萄,雖然大多還是綠色的,家人也說那葡萄很酸,然而我還是忍不住偷偷摘下一串拿來吃。第一顆葡萄的味道我至今記得,正是因為那次嘴饞,我從此害怕吃哪種綠色的葡萄。因為在我的記憶裡,綠色的葡萄一定都是酸的。如今儘管我知道這想法未必正確,但我依舊心存疑慮,即使我吃到了比紫葡萄還甜的綠葡萄。那串綠葡萄我只吃了一顆,就因為嫌太酸而全部扔了。然而這一舉動被我表哥看見了,他氣得又在藤上摘下一串紫色葡萄,不給我吃一顆就走了。我於是就知道紫色葡萄才是最甜的,因此我一直尋找,直到今天,這滿地的葡萄讓我欣喜若狂,他人都說味道很好,我也吃了,卻實很甜,然而我卻又以外的想起多年前被我扔掉的那串酸葡萄了Hong Kong dba Youtube
我知道那時的味道已經回不來了,但仍渴望讓我重溫記憶裡的那一幕。因為記憶裡德那一串酸葡萄,我不僅知道了什麼葡萄好吃,還知道了長在樹上的葡萄,不管是綠的還是紫的,都是最好吃的。 

Powered by Zoom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