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ategories

Calendar

<<   June 2011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Archive

Feeds

Join

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June 2011

清狂一回

June 12th, 2011, 20:55

By @ June 12th, 2011, 20:55 in General
雄雞啼鳴,天色未央。酒後初醒,潑墨一筆,至此時,相思已成一地。 '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范仲淹在《蘇幕遮》中如是寫道廢料回收,只此時明月已去,華燈已凋,酒入愁腸,洗盡多少鉛華。酒醒後,高樓獨倚,夜色漸漸湮沒,朦朧中將一腔心事,凝於墨中,淺談吟唱。

讀一捲捲古詩。看詩人如何拈筆塗墨,畫相思滿地,為情而鍾,為情而苦。讀著他們的心事,卻孤獨了自己。某些時候,拿起電話,想找一個人泣訴衷腸,無奈一連串的號碼之後,沒落的索索手,這個世界,誰是你的伯牙,誰將又為你彈奏?孤獨的時候,寂寞的時候,只拿這一支筆裝於心中,守著熒幕,便越發的落寞,唯有文字與子成悅,敲擊著,顫抖著,看一行行文字姿態萬千,將這一腔相思吐露,將這一世淒苦迷離。及那句'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細細咀嚼,便覺得古人亦不過如此,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明朝詞人徐再思寫這句的時候是孤獨的嗎,或許不是,他所思的是那窈窕淑女,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春思,相思自古只是愛情的粉飾,正如歐陽修所言'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相思繾綣,伊人何方。只我讀著,倒成了淒涼,似是刻意曲解了詞人的意思。或許我這般蠢物,根本不知相思為何物,竟在這無病呻吟?

柳永的這句'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是寫相思的吧,想是,又或者不是,或許在詞人筆下只一種情思,但讀者看來,卻生了萬種柔情。又如很多詩歌,讀的時候,便不覺得有何況味,短而平淡,但是出自大家手筆,寥寥數字,在他人解注時,竟是獨具一格,匠心獨運,生出許多意境來,或評擊時政,或借景抒情,亦或託物言志,將作者各種情感表於紙上。我想這作者的神經竟是這般複雜的,作一首詩,寥寥數字,不知他怎樣在腦海中將萬種情感凝於筆墨之間,又是怎樣被那些讀者發覺,解注時總雲'雖寥寥數字,但將作者心聲表達的淋漓盡致,寄託了作者對家國之思,對羈旅之愁ииииии'或許我是蠢物,竟識不得大家手筆。

自古以來,相思自是愛情的粉飾,因愛生情,讓這種感情昇華,也恐只有'相思'二字可以做到。翻閱古詩句,那些傾慕之詞,憐愛之句那些不以相思為引。李太白的《三五七言》中言道'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芸芸眾生,有哪一個能逃得過愛恨情癡,只是在詩人筆下,柔情繾綣,凝於筆尖,相思的衷腸在詩句中吐露,從無形到有形,也算得是情感之凝華,相思之升遷。詩三百中,所云情愛者甚多,且千古流芳,到後來,青年男女相傳情書中,裡面也不時從詩經中摘幾句來,裝裱一番,給予心愛之人,現在這樣做的人恐已少了,科技四通八達,誰還會在紙上費工夫,但即便是在各種各樣的電子產品中,用詩經之句來表訴情愛的亦不少。

《詩經и邶風и擊鼓》中言'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多好的句子,看在眼裡,我也希望能摘其句送於心愛的女子,偏我是個蠢物,所相思者,不過只有自己罷了,說道送人,也只怕只有一個人斟酌一番,體其韻味,在這朦朧的天色裡,孤影自憐。 《詩經и周南и關雎》中的這句'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宨淑女,君子好逑'世人皆知,就連三歲小兒也會吟誦,可見相思的種子中的太早,不怪現在世人為情斷生死,視生命若草芥。在各種電視劇中,這些昇華了的東西,更是衍生出各種各樣的鬧劇來,想來《回家的誘惑》、《美人心計》諸如等等,是很多人所熟識的,情愛到了一定的地步,便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澤,再品詩經,便越發覺得世人粗俗了?只是蠢物之言開鎖佬,不可信。

在小說中,相思亦被用來粉飾愛情。 《紅樓夢》中的句子記得不多,獨有幾句現在還可以信手拈來,《枉凝眉》中說'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話? '寶玉是喜黛玉的,木石前盟,黛玉將一生的眼淚還與他,以報舊時灌溉之恩,記得小說中有幾處,寶黛二人鬧氣,黛玉時常拿出'死'來嚇寶玉,寶玉便答'你死了,我就去當和尚',後來黛玉死了,寶玉真的做了和尚,雖出高鶚紙筆,卻終究免不了惹人垂淚。 《終身誤》中說'都道是金玉良緣,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又不免讓人對寶釵同情宛憐,溫文儒雅,落落大方的寶釵,終究未能得到寶玉的垂憐,究竟是何造就了這樣的結果?我亦蠢物,哪有高見。

鄭愁予的《賦別》'這次我離開你,是風,是雨,是夜晚;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落筆生情,滴墨成傷,再看席慕蓉《一棵開花的樹》'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讓我們結一段塵緣',相思再美,也及不上幾句詩歌,雖看不到相思之詞,然相思的況味卻如一條潺潺流水的小溪,穿過心房,給人以甜甜的暖意。

李商隱說'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既是蠢物,也便許我清狂一回?

Powered by Zoom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