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ategories

Calendar

<<   November 2011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Archive

Feeds

Join

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一切是不是太安靜

November 17th, 2011, 20:14

By @ November 17th, 2011, 20:14 in General
一個人出去吃飯的時候,很清楚的聽見飛機開著發動機如雷貫耳滾滾掠過頭頂的聲音,然後停下靜靜的張望,脖子隨著飛機的軌跡延長,直到飛機鑽進遙遠的藍天下的雲霧。想起小時候,每次都是一大群孩子奔跑著大叫︰飛機﹗飛機我記得那個時候,總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在自家的樓頂上抓住飛機的尾巴,被飛機拖著,看著下面的世界,感受著風。而此時我離飛機這么近,但是我依然無法勾住飛機的尾巴。沒有坐過飛機的人,就想勾住飛機的尾巴,雖然長這么大,一次也沒有勾住飛機的尾巴。
我無奈的搖搖頭。
日子還長,總有一次我會勾住飛機的尾巴,到那時,我不用中指勾,我用小指勾住它強生嬰兒

我獨自走過小區每一個角落,眼睜睜看著樹上又開始飄落黃葉,落葉輕輕地一聲,讓我靜靜的思考,落葉的聲音在某個時段和心深處的聲音很相近。這時候,陽光是祥和的,葉子就在祥和的陽光下飄落。

很多時候,我會想自己是不是太安靜了,於是一遍一遍的聽歌,一頁一頁的翻著沾滿灰塵的讀者。然後開著燈用躺在床上,把頭髮往後捋,用被子蒙住腦袋睡覺,到天亮。第二天起來時我光著赤腳踩在滑溜溜的地板上,開始捏著自己的臉對鏡子笑笑。今天已經開始或者是正在慢慢結束。漫長的日子裡,我感觸時間的輪替,沒有太深的顫栗,只有在我身上衣服的增減和過期的罐頭那裡才可以感覺到。因為,每個人雖然是時間匆匆裡的過客,可是還有時間沒有匆匆來臨的日子。

偶爾,走過了街上的熱鬧,看完了街上的華麗,走出街上的繁華,走在回到住處的僻靜的巷子,我又想起很久沒有和爸爸媽媽打電話了,對著鏡子看著自己的時候,我說過給爸爸媽媽打電話,卻一直沒有打。唯一一點我對爸爸媽媽的牽掛,都讓沒有拿起的電話線掐斷了。我父母的思念沒有及時傳達,我相信我的父母還是一樣在遠處笑著等待我回家的那一天。

晚上下班了,頭家說︰你一個人住這裡睡覺睡得還好吧,不會害怕吧。

我說︰還好,我開燈睡覺。他們都笑笑,說︰小孩子﹗我說︰不要說我小孩子好不好,海明威要是還活著的話,我都是他的妻了懷孕

恩,是的,我一直都很喜歡海明威。其實,我對海明威根本不了解,他是上個世紀中葉的老人,我是這個世紀的大姑娘,就是海明威不死,我也不可能做海明威的妻子。可是海明威參加過二次世界大戰,還寫了《老人與海》,於是,我總是白痴似的想像,希望海明威就是那個捕魚的老人,我就是在海邊的家裡等他捕魚回來的妻子。

深夜,屋裡的燭光搖曳著。我一個人托著腮透過窗戶望著遙遠的海,憧憬著夜的海邊有驚喜出現。這種簡單的想法又讓我搖搖頭,我退回床邊,尋思著現實裡的很多程式婚紗展

《貓撲鬼話》裡說,深夜12點後,不可以照鏡子,現下正是夜裡十二點多,我對著鏡子開始刷牙。我就不信那裡面還會出現個誰﹗其實在外面打工,一個人獨住空蕩蕩的幾層樓的房子裡,每個黑夜我都是在惶恐中度過,我的確有一些害怕,我害怕自己會被黑夜侵入而死會看不見明天升起的太陽。而當第二天我再次呼吸到清晰空氣時,我開始對著鏡子莞然一笑,對著自己的生命敬一個禮﹗
我知道,一切仍然繼續.

Powered by Zoom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