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在矯情的夜念叨

January 16th, 2012, 20:48

By @ January 16th, 2012, 20:48 in General
夜很深了,我想寫點什麼,但我不知從何寫起褪黑激素分泌

你別笑話我,我有時候就是會有詩人的矯情,哪怕這是我自己不敢承認的,也是自己最為反感的。因為我覺得,一個人活著無非就是為了吃得飽,睡得好,其他的就什麼也不重要了,沒有必要把事看的那麼透徹,那麼複雜,這樣會很累。所以,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簡單的小孩,我不止一次的這么說,但朋友們告訴我,你像一頭豬一樣的活著,說實話,我還是很不服,但面對他們認真的表情,我還是把話咽了下去。是的,我面對這群放蕩的口齒伶俐的家伙,我,詞窮了。

你看我,一扯就扯到了西伯利亞去了,好了,言歸正傳凹凸洞

其實,我就是想他了而已,不對,想他的笑了而已。

不要把我和早戀掛上鉤,我是好孩子嘛,不會喜歡別人的,呵呵招牌設計

說實在的,以前呢,我就是把他當一哥們兒。上課凱凱時事,洸擏誑順便猜猜今天中午吃的是雞腿還是雞腿,其實我們兩真的很愛吃雞腿。下課無非就是玩玩天女散花,貓抓老鼠什麼的,幼稚的很。在我記憶中,只有一回他是真生氣了,平日裡他都是一副好脾氣的叫我淑女點,要不將來嫁不出去了怎么辦。我沒皮沒臉的吼道說什麼哪,像我那麼天生麗質的人怎么可能沒人要,就算我真沒人要也是被你耽誤的,你要負責啊﹗吼完之後,發現全班同學很無奈的望著我們,那小子噌噌兩下拿起一本書,嘴裡念念叨叨,我不認識你我不認識你。我額頭上華麗麗的掛下兩條黑線,算你牛,臭小子﹗好了,言歸正傳,話說那一天陽光明媚的,太陽公公樂呵呵地掛在天上,我和他背靠背坐在草坪上,嘴裡銜著棒棒糖。等等?銜著?額,沒關係,這詞簡直就是為某位仁兄量身定做的嘛。那時候的生活那叫一個小資,那叫一個愜意啊,我無比溫柔的喚了聲他,他擺了一個特別帥氣的姿勢回過頭,其實這孩子總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堅守著頭可破血可流髮型不能亂的原則,其實這條原則是我告訴他的,嘿嘿。我面露凶光的把我剛玩過籃球的手往他的腦袋上蹭,(未完啊,明天繼續)

Powered by Zoom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