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行走江湖的九百年前

January 18th, 2012, 20:52

By @ January 18th, 2012, 20:52 in General
九百多年前,母夜叉孫二娘眼前的江湖,宛如一軸徐徐展開的古老畫卷,是慢慢從模糊走向清晰,從風平浪靜走向波濤洶涌的。

話說孟州城外有個村子,叫十字坡。母夜叉孫二娘還是孫二姐的時候,在那兒住過。村子裡沒有錢,用錢要到村子外面的林子裡去搶,路很遠。孫二姐就帶著他的老公,菜農戶出身的張青在自家開的私營酒店挖了一口陷阱,將投宿的客商一把麻藥麻翻殺人越貨,兼營知名品牌十字坡人肉包子。以後的以後,十字坡人肉包子的品牌就在江湖裡好漢的口裡立了一塊碑,上面刻著︰吃包子不忘挖阱人,時刻想念孫二娘紋身

此時的江湖,無疑在孫二娘眼裡是自由和愜意的。樭娿廹儘管母夜叉的形象好不到那裡去,莫說十份顏色,就是十分之一份顏色也沒有,挖不成桃色陷阱,但是挖一口黑色陷阱,買點比現今的狗不理包子有名氣得多的人肉包子也是不錯的。何況二娘還是女權運動的先驅呢?因為在要求婦女同志講究三從四德的封建社會,她就公然對抗老公菜園子張青不殺和尚、**和在押犯罪分子的三不殺的告誡,差點將花和尚魯智深和行者武松麻翻大卸八塊,頗有我的野蠻女友的本色。比起當今美國婦女,看了男人大吃特吃偉哥,在三八節只會成群結隊遊行示威,強烈呼籲什麼不要性騷撓,只要性高潮,男人有偉哥,我們要偉嫂,厲害多了。

後來,孫二娘夫婦懷著將事業做大做強的遠大理想,志同道合投奔了二龍山根據地,光榮參加了革命工作,與花和尚魯智深、青面獸楊志以及行者武松他們嘯聚綠林打家劫舍鬧革命。雖然在脾氣暴躁的頭領花和尚魯智深的江湖規矩面前,再也不能像在老公面前那樣撒嬌使小性子了,少了些許自由,但能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大秤分金銀,孫二娘眼前的江湖,還是非常快活則個的通渠公司

再後來,母夜叉孫二娘爭渡,爭渡,誤入藕花深處,終於見識了浪高風急的大江大湖。她和丈夫菜園子張青一起參軍入了伍,加入了打著替天行道旗號,一心要接受朝庭招安的宋公明哥哥領導的梁山隊伍。於是在宋哥哥撥亂反正,改變晁蓋同志小打小鬧的聚義路線為偉大正確的忠義路線的指引下,莫說自由沒有了,連性命也稀裡糊塗沒有了。──二娘夫婦在江湖老大宋哥哥領導的,幫助政府鎮壓方臘農民起義軍的戰鬥中,前赴後繼不太英勇地犧牲了。於是在十字坡風光無限賣人肉包子的孫二娘,有些宿命地變成了公明哥哥手中有去無回的人肉包子。到了此時,在二娘眼睛裡的江湖,終於清晰地還原成了凶險莫測的江湖的本來面目。

其實,山林少煙火味,江湖多血腥氣,孫二娘想必是曉得的。而江湖裡的顯規則潛規則,或許讓孫二娘腦殼也變成了漿糊,想必是不甚了了的。等到了了了,卿卿的性命也沒有了。

這是江湖的宿命,還是宿命的江湖呢?事實上,這怪不得五大三粗的沒有文化的母夜叉孫二娘。古往今來,就是有文化的人,也稀裡糊塗沒入了凶險莫測的江湖裡。古往今來,只有少數幾個清白人,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掙脫江湖的漩渦︰說過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的莊子是一個;東晉竹林七賢,鎮日瘋瘋癲癲在竹林飲酒高歌,算是跳出了江湖;不願為五斗米折腰的陶淵明老先生,跑到田園裡搖頭晃腦吟誦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也算是逃脫了江湖的羈絆。

畢竟世上的江湖無處不在啊。江湖在城鎮,也在鄉村;在熱鬧繁華的市井,也在荒寒閉塞的山野;在四通八達的道途,也在水光瀲艷的湖海;在廟堂之高,也在江湖之遠。金庸在內地階級鬥爭年年講月月講年代裡接二連三推出的武打小說,不就是那個時代高舉緊跟口號聲中,糊裡糊塗今日甲斗乙,明日又乙斗丙,後日又丙斗甲,循環往複以至無窮政治生態的江湖裡的刀光劍影的折射嗎?

有人說孫二娘的江湖時代早已成為過去。錯,其實現實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都存在著江湖。江湖的邊界豈會行將老去?

所以不管你承不承認,既然人的心中都有慾望,都有慾望的無限膨脹,都有自戀與自大的人性弱點的無限放大,孫二娘的江湖就在我們心中。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多數人又怎能輕易逃脫江湖的怪圈和魔咒?

動物兇猛,江湖凶險。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人心向善,讓江湖少些風急浪高,多些清風徐來,水波不興電視機

因為母夜叉孫二娘的江湖在露出斯芬克斯誘惑的迷人的微笑的同時,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高高地懸掛在我們大家的頭頂上呢。

Powered by Zoom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