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記憶中村裡做的米花糖

February 5th, 2012, 19:49

By @ February 5th, 2012, 19:49 in General
在我印象中,最能體現年味的,要數兒時鄉下的米花糖了時尚網

那是用糖和著爆米花而成的一種零食,雪白的爆米花顆粒挨挨擠擠湊到一起,親密無間。咬開吃,只聽見"    "的輕響,恰似溫柔的細語,甜絲絲,脆生生,香噴噴。那是一種絕對綠色的食品,米花用的米是自家田裡在農地工作的,糖是自家紅薯熬成的薯糖,也有用米熬成的米糖。那些年,村裡人氣很旺。剛進入臘月,就有人挑著一擔米糖"閃閃悠悠"進村了。"買──米糖咯──"悠長的聲音把一村的孩子們喊得興奮了,大家跟著賣糖人大聲地喊"賣糖咯,賣糖咯──"米糖凝成一團,像一塊塊淺黃色的大圓餅。賣糖者用錘頭敲下去,就裂成幾塊,東家幾斤,西家幾斤一一稱給各家。這時候村子裡非常熱鬧,媳婦們聊家常,漢子們彼此開玩笑,孩子們追追打打。大人常常把碎塊賞給流口水的孩子們。那糖很像現下的牛皮糖,粘在牙齒上,拉成長長的絲,咀嚼間,味道甜得純粹,甜得酣暢。香味飄到空氣裡,空氣裡彌漫著年的氣息了LED招牌

不久,那位爆米花的老頭用土車載著火爐、爆米罐和大圓筒型竹簍也"吱吱呀呀"地來了,媔暀炷地點就在老堂屋裡。各家帶了大米和柴按順序排成彎彎的長隊,"砰砰"的爆米花聲在村裡要響兩三天。那幾天,大人孩子有事沒事聚在老堂屋裡,場面非常熱鬧。鍋下柴火旺旺,照亮了一屋子人的笑臉;鍋中米花    啪啪作響,孩子們快樂的心情也像米花的身體一樣膨脹起來,高興得忘乎所以。只見那老頭像紡紗一樣,左手拉得風箱呼呼地響,右手不停地搖動爆米罐,鐵罐在火焰中左轉轉,右轉轉,再左轉轉,右轉轉------最後,老頭看下壓力表,停止了轉動──要爆米花了,孩子們一哄而散,跑到門背捂住耳朵躲著看。這時,那老頭像個大英雄般地,提起爆米罐放在大圓形竹簍口,左手扳住灌柄,右腳踏上去,那一霎那,全世界都安靜了。老頭不慌不忙拿一把扳手狠狠地敲下鐵罐子,只聽"  "的一聲巨響,震天動地,米花嘩啦啦地沖向竹簍裡,一股熱浪騰空而起,滿屋子都飄著爆米花香。躲在門背的孩子們興高采烈地圍攏來,每個人嘴裡有了又香又脆的米花按揭顧問

臘月二十七、八的樣子,趁著米花的香脆,該做米花糖了。製作米花糖包括熬湯和切糖兩個工序。晚飯後,爐火已燒的紅旺,米糖在鍋裡慢慢融化。彷彿在觀看一件莊嚴的儀式,孩子們圍爐而坐,靜靜地看著父親不斷地用勺攪拌融化的糖,隔一段時間,高高地舉起勺,看看米糖拉下多長的絲。這個時候,母親就用筷子蘸了糖給我們吃,糖在碗裡冒著熱氣,甜味彌漫在空中,屋子裡既甜蜜又溫暖。等到米糖在勺子下拉到了一定的長度,水分剛好熬干。母親協助父親一邊下米花一邊攪拌,下到適當的量,再把一鍋的糖和著的米花倒在長方形框架裡,壓實,迅速地切成規整的小塊,米花糖就做成了。為了做成不同的口味,母親還會摻上生姜、芝麻、橘子皮等食物,讓我們百吃不厭。在那個糖果糕點難以吃到的物質困乏年代裡,米花糖就像上天賜給我們的人間美味,甜蜜了我們整個童年Bridgestone

記得村裡人剛做米花糖的那一年。由於沒有經驗,水分沒有熬干,糖的黏性不足,米花鬆散下來,只好用手掌握成圓形或蘿蔔形;有的人家水分熬得過干,米花糖吃起來有焦味;有的人家下少了米花,結果糖太多,吃的粘牙;有的人家切得不整齊,米花糖成了不規則形------大年初一,各家拿出來的米花糖千奇怪狀,惹得主客大笑,開心極了。記憶中,那個春節雖然沒有吃到一塊形質兼美的米花糖,但年味卻極為濃郁紅酒櫃

後來,鄉親們吸取經驗,米花糖的製作越來越精美。有人還在爆米花裡加上芝麻花生,吃去來更香甜。80年代裡,我把家鄉的米花糖帶到學校裡,同學們嘗了,都陶醉不已。90年代,我參加了工作,帶給我的同事鄰居吃,也是贊不絕口健康身體檢查

現下,各大超市都有米花糖,但大多是流水線上生產出來的。那糖顏色太淡,味道是膩人的甜,不像我家鄉的米花糖,甜得醇濃,甜得原汁原味。今天,米花糖已不算是桌上最珍貴的食品了,但如果你去我的家鄉做客,鄉親們還會拿出自家製作的米花糖,自豪地說"來,嚐嚐我家的米花糖。"

Powered by Zoom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