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我只能一直這樣的去想你

February 12th, 2012, 20:57

By @ February 12th, 2012, 20:57 in General
別離,悄無聲息地逼近。窗外的天空,低沉得讓人感到有些窒息。西風真是不解情,硬是從窗簾背後擠了進來,只有你和我的屋子,越發顯得冷清。我默默地整理行裝,你靜靜地坐在門邊,我們各自若有所思,默默無語。 別君千里,何日歸期?秋水望穿,盼回故里。如果淚水可以幫我鐫刻親愛的臉龐,且不被風乾,我願意是天空裡的雨,灑落在你香甜的夢裡,陪你迎接晨曦一縷;如果擁抱可以驅散你所害怕的孤單,且助你成長,我願意是天使的翅膀,永永遠遠地守護著你,伴你倘佯在月色裡。親愛的,我願意是一切的陽光雨露,一切的一切,如果可以,甚至是我自己,只要你願意。因為,你就是我最愛的天使。忽然,有如天籟,你稚嫩的聲音在我耳邊突然響起:媽媽,我只能一直想你。一字一句,聽在我的耳裡,跌進我的心裡,融在我的眼裡,讓我措手不及。我難以置信這是出自一個不到四歲的小小女孩的你。親愛的,你的話語總是能不動聲響地打動我。雖然,我將你帶在身邊只有這最近五個月。為了可以讓你接受新年以後我們要分開的事實,我不得不一次次提前向你提起。還記嗎?第一次我說要將你和同哥哥與我們分開時,你滿臉的不高興,撅著嘴說不。我說:寶貝,媽媽一邊上班,一邊還要帶著你們倆,太辛苦了,但是也不能讓奶奶一人在家帶著哥哥和你,也太辛苦了,所以,我們要分開。那好吧。你悻悻地告訴我,只是末了,你可憐巴巴地說道:等媽媽不累了時,再回來接我。。再後來,我每次問你,你都說過完年後你就在家裡,我問你為什麼,你總是說媽媽太累了樓宇加按
  
如果我想你了,皁哌鍴怎麼辦呢?你就給我打電話。打電話也沒有用呢?那媽媽不累的時候,就回來接我。這就是你啊,我親愛的寶貝,那麼地貼心和善解人意。就算是回到家裡,無論誰問起你,以後在哪兒上幼兒園時,你從來只是說在家裡。在我聽來,一邊覺得欣慰,因為你的懂事;一邊覺得心酸,因為我以為寶寶是不要媽媽了?只是每一晚你只肯同我睡,當我故意說冷的時候,你就會緊緊地抱著我,像一個小小的火爐將自己的溫暖傳給我,還會輕輕地問我媽媽還冷嗎?我說不冷的時候你就會鬆開自己抱著我的雙手,可是當我說還是冷的時候,你就會整個人更緊地抱住我,甚至會用自己溫暖的小手握著我冰冷的手,說是給我暖手,甘願做我小小的火爐。終於,在我們要走的前一天晚上,相同的問題,無論誰再問起你時,你卻肯定地說去廣東讀書。我終於明了,原來,之前的每一次,你所說的留在家裡的話語,全都是自己違心的應承。當我們還在門前的燈光下聊著天,與左鄰右舍道著別的時候,你站在室內的窗台上,一遍遍地喊著窗外的我,隔著窗櫺拉著我的手,要我進房間陪你去看電視,我故意說不喜歡看時,你就會說:我不是你的好朋友嗎?是啊。那你怎麼不進來陪我看電視?親愛的,你知道嗎?你輕輕的一句我只能一直想你。,讓我久久地說不出話來,只有往昔點點滴滴飛快湧上心頭:想起我生氣了時,你蹭在我身邊,爬到我的身上,扮著鬼臉逗我開心,或者親著我,直到我破涕為笑;或者當你哄不住我時,你會一邊說著你們都不理解我,然後獨自放聲大哭。寶貝,我怎麼會忍心你為我哭泣?想起了飯桌上我們坐在一起,每一次我給你夾了菜之後,你就會乖巧地說道謝謝媽媽。,然後,沒過多久,你就會給我夾菜,在我的道謝里再回我一聲不用謝。,寶貝,你知道嗎?那些所有的所有,我早已銘記在心,那是我想你時的珍愛印刷服務
  
衣物均已收拾妥當,只需裝進行李包即可,我依然無語。 媽媽,我的衣服怎麼沒放進去?你在家裡啊。我昨晚不是說過了嗎,我要去廣東。說完開始放聲大哭,我黯然地收拾著,不知拿什麼話語來安慰我的親愛。吃過午飯,天空紛飛著細雨。說實話,我一直不喜歡雨天,因為我相信那是天空的眼淚。我和老公悄悄地提出行李包,帶著兒子,從有女兒的房間輕輕地退了出來,因為不想看見因我們的離去,而牽惹下親愛的淚水打濕了她的臉。在路邊等了好一會兒,終於等到了出租車,剛走了沒多走,就听見兒子對我說媽媽,你看,鈺儿哩。順著手指望去,我看到車窗外,奶奶牽著女兒的手與我們相反的街上的方向走去,一老一小的身影顯得那麼單薄和落寞,我知道,那是我的鈺儿在找我們,我艱難地扭轉了頭,努力地閉上雙眼,不留下任何的縫隙書刊印刷
  
到達的第二天,奶奶給我打電話,她告訴我鈺儿很乖,沒有哭,只是在晚上睡覺的時候,突然對奶奶說:奶奶,我眼裡有淚水。晚上,坐在我們曾經一起坐過的桌前吃著飯,忽然想起了你,和你說過的話我眼裡有淚水。我知道,那是親愛的你因為想念而忍住讓自己不哭。其實,我也一樣。好多天過去了,我一直沒有給親愛的打電話,我假裝不去想,可你說過的話媽媽,我只能一直想你。怎麼就一遍又一遍地在腦海迴盪,每時每刻。親愛的,我也只能一直想你紙袋印刷

Powered by Zoom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