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ategories

Calendar

<<   April 2012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Archive

Feeds

Join

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April 2012

三月給我的印象

April 29th, 2012, 21:21

By @ April 29th, 2012, 21:21 in General
◆動心
明目皓齒,未施粉黛,素面朝天。氿甴粄茬這就是三月,西風養在深閨裡的窈窕淑女,青澀含羞,未諳風月。
醫院體檢服務注意事項體檢前:
1.體檢前一日不要飲酒,晚餐後禁食,二十四點以後禁飲水。
2.體檢前三天請注意飲食,應以清淡飲食為主;不吃高脂、高蛋白食物;不要吃對肝、腎功能有損害的藥物。禁食血製品及含鐵量過大的食物(如豬肉、雞血、海帶、菠菜等)。
3.空腹檢測項目(如:抽血、腹部B超)檢查完畢方可進食香港成立公司 身體檢查服務
當年不肯嫁春風,無端卻被秋風誤。而今,三月長成,楚楚動人,西風亦早已悔悟,一改往日的專橫暴戾,柔柔地於三月蟬鬢間綴幾瓣香雪,暗托雲使水媒,把三月悄悄付與門當戶對的東風。
水汀上,三月低眉弄霧紗,嬌眸含嗔,腮云初燒,不再念及輕寒尚鎖,半推半就,凌波踏陌,依依而去。
誰料想,而今終遂嫁東風,始知又被西風誤。東風疏懶,竟是不解風情,不改貪玩的秉性,伸個懶腰,只顧嬉山鬧水去了。
癡情最是女兒心,痴心偏捱光陰苦。三月,猶自怀揣一腔蜜意,藏在桃花後,靜期東風有意時,送她一場春雨綿綿。

◆觸目
讀你千遍也不厭倦,讀你的感覺像三月。
三月,純淨,清新,素淡,既非冷傲,又不妖冶。宛若鄰家小妹,眉眼生動,已然暗懷情思,活潑而不失矜持地要去踐一個撲蝶的情節。
春,是一冊微薰的書。扉頁上,柳絲裊裊,在清清水面上,垂下一句經夢浸潤過的問:楊柳折盡花飛盡,借問行人歸不歸。幾隻鳥兒穿過煙嵐而來,落在春的標題上,銜起三月朦朧的心事,灑向被水墨潤濕的字裡行間。
鳥啼迤邐,我看到無數紙鳶紛紛爬上春天,圍著三月翩翩起舞。田野上,那些不苟言笑的黃不再擁來擠去,幾抹優雅的綠一出現,它們便安靜下來。天空藍得如夢如幻,再加上詭譎多姿的白雲,勾勒出三月驚世駭俗的魂魄,讓人仰視到失語。
每當黃昏,炊煙就會站直身子,望著晚霞夕照,估算著與陰雨的距離。到了夜裡,林子和樓榭又開始以河為界,悄悄鋪開月色,拈星對奕。
三月的淺笑漾在澄清的光波和水紋裡,像是一塊無暇的玉,絲毫不露滄海桑田的痕跡。

◆入耳
聽,驚梅的笛聲飄來飄去,最終,撲隱在一簾高山流水之上。
春風素手調綠弦。勾挑彈捻,錚錚泠泠,或寓意高山,或傾情流水,或觀心忘我,相和著瑤台天籟。一輪又一輪的脈衝,從顫裊的弦上迸出,波及天闕地府。
季節的交響,正在婉行著由寒向暖的轉調。林尖上風兒清越的嘯唱,被陽光的手指,撫成弱柳間低柔醇和的輕韻。流水的主調托起潮濕水靈的樂章,隱約聽得出魚兒在伸懶腰,土地在打呵欠,小草在悉悉索索地換著新妝。
雲水間,一片鳥翼翔舞起輕盈的泛音,空靈地撒落在耳畔上。一霎,無數奼紫嫣紅的音符,紛紛墜入清清河水,似是萬千花苞悄悄綻放。
野媚川晴。有白絮在風裡輕輕打了個漂,驚醒了煙幕後一首獨自沉睡的詩。一些古老的淺吟從對岸涉水而來,疏狂地踏過河面上的雲朵,踩痛了躲在雲後的雨。
雨惺松著起身,敷衍地披著雲袍奔了一圈,踏出一兩個厚濁的雷聲。輕盈的飛鳥和蠢蠢的伏蛩驚怔片刻,紛紛聲諾。
三月睜大了眼,暗自屏息傾耳,細辯知音。

◆掌撫
順著冬的臂膊摩挲,溯至三月的手,有嶙峋的骨節。手如其性,不熱烈,不冷淡,不媚俗意,不溺於膏雨脂煙,不假飾地握著一些風霜的裂口。她只在掌心的微涼上,敷一層柔柔的暖;在跌跌撞撞的干燥上,浮起一片安靜的潮批發公司禮品 Office Furniture
那隻手,掌節著冷暖變遷。翻覆之間,輕輕化解了一場凜冽與溫煦,蕭瑟與繁華的對峙。連心的指尖上,曾經灰了雪枯了梅的痛,被淡淡地拊藏在深深淺淺的紋絡裡,西風不察,東風不知。
看,冬天那些尖利的棱角,被撫得圓潤了;僵硬的土地,也被漸漸揉得鬆軟。
我探手三月,觸到了柳眼花須,大片的綠和香蠕蠕地爬過腕節,爬滿了眼簾和鼻峰。河水從手背潺湲而過,偶爾會有幾個魚兒的吻貼上來,再被漩渦拖進幽涼的水底。野陌蒼茫,我展開手指,梳著過路的風,遇到一些飛絮,一些雲影,一些在四季飄了很久的故事,迷醉在三月的掌紋裡。
此時,三月正看著時光的流沙,緩緩從手裡漏下。剎那的凝神,像一個孩子。

人和中的第一封情書

April 23rd, 2012, 16:24

By @ April 23rd, 2012, 16:24 in General
記憶是一盞照亮寂寞的光,叒甴粄茬時光是一道阻斷流年的牆。誰與誰偶然瀉落在傾城的那一角,等看紅塵變遷逆流的蒼茫。那年誰人落筆將浮塵心事跌入紙上,墨痕塗抹在心中那條靜靜等待的傷。誰忍看年華似水悄悄褪色,你與他又在相遇中勾起蜜意的素描。那封情書是你未結的夙願,寂寞深處我也曾獨自偷偷將你幻想
網上花店系統需求分析在網上花店系統中主要涉及到花庫、會員、管理員、訂單等幾個模塊,其中,花庫模塊的任務主要是列出所有庫存的各種屬性,按照銷售量和投票情況排序,按照花名模糊查詢,以及用戶選定鮮花後給出詳細屬性。當然我們不能憑空想像一個系統,而是通過考察現有的系統,再提出方案來。現有的系統是信息的重要來源母親節網上花店廣告製作
16歲的花季裡總多了一絲甜蜜的光,我看不見這光的色調,看不出這光的導航,只隱隱感受著這光的溫純。它是無形的輕輕地將我清芷的軀體舒饒,甜甜的蜜意暖暖的撫摸著我這顆稚嫩遲緩的心。
臨近中考還有半學期,濃郁緊張的求知氣息緊緊束繞著每一個莘莘學子的心。忘記了閒情漫染的QQ聊天,忘記了鉤心傳神的網絡遊戲,忘記了傾心淚斷的言情序劇就連激情洋溢的課堂中大多時候也變成了靜默私語的自習。沙沙習題的鋼筆聲,偷偷辯論的竊語聲零零散落在低沉的教室裡。這一切似乎都是那麼的平靜,唯有的只是等待著這初中的別離,高中的憧憬。幻想的夢也似乎給焦急的中考壓抑在那顆封閉的心底。直至某一天的邂逅打破了心的枷鎖,坦露的心聲連成一片真情的道別,我
你為什麼總來得這麼遲,我不敢相信我竟是你的初戀可惜不是情人;你為什麼總來的這麼遲,我不敢相信純潔的友誼可以演化成愛情但不能有結局。你在我背後久久坐了3年,我卻未能傾聽你追願的心。
快要畢業了,你在那個夜晚的夜自習偷偷將一封遲來的信塞進我的課本里。那是一封情書也是一封道別信。我的舉動在你的意料中衍行著。無意間我看見了一個天藍色信封,因為你知道我喜歡天藍色。上面寫著裡面的秘密只為你而打開,不用密碼,不用鑰匙,唯有的是你那一雙疲倦的眼睛。這一行觸目的文字頓時令我充滿了好奇,我迫不及待的打開了天藍色的封面,一張粉紅色的信箋用膠水緊緊的粘貼著,上面寫著你若有心隨時可看,你若無心隨地可扔。你是喜歡粉紅色的然而當時我卻沒能將你想起。我不敢在教室裡公然的拆開,一顆虛榮的心在驚奇中顯得興奮卻又很無奈。我想知道裡面的秘密,卻又害怕在教室裡引起不必要的騷動,最終我的性格令我壓抑了那一時的激動。
我回到家中緊鎖著臥室的門,悄悄拆開了那封信,那一晚我忘記了複習只默默的注視著那信中的每一個突入的流言斷語。那是用毛筆書寫的楷體,毫無疑問那是你不想讓我看見你那熟悉的字跡,因為我從不知道你曾練過優倩柔連的正楷。
相遇、相識,幾幕婉轉換來的卻是傷感的別離。
我是一個多情的女子,你是我心中那篇夢寐以求的詩。
我不敢將你翻閱,只能緊緊將你沉澱在心底。
你已沉沁了三年,在這悲喜膠結的淚海裡。
風靜無聲,柔陽諜影。
這是你,一個雅俗無爭,謙遜默言的男子。
我在等,等待著這樣一個男子帶著愛戀,輕輕裝進我這顆寂寞的心。
我等了三年,即使你就在我身邊,我們是情長的朋友更是情深的兄妹,可你又是我心中第一個或許是我太不懂得滿足,我應該保留著最後的珍惜斷看你背影歸去。
我快要離開了,我要去上海的新家或許很少在回來。又或許
傷別離,誰知別女心事,玉堂相守難訴情長夢語;問塵緣,誰解傾城憔悴,人各天涯又經幾度風雨。
我快要走了,離開這座絕世傾城,也即將離開絕世的你望我們友誼長存,兄妹情深,你要考上理想的高中。
勿忘妹遙遙
你的作文在全校都是名列前茅的,然而這篇即便是現在也很難想像是你年時的手筆。我依舊記得當時恍然驚嘆你末落筆名的一幕。我一直視你為年幼的妹妹,只因我已心有所屬。我看不出你的一往情深,在我的眼裡你只是一個深情的妹妹。
那一晚我徹夜難眠,迴盪的是你柔情的言語,浮現的是你嬌羞的面孔。可當時我更在意的是我心中那個放不下的愛戀,我如你一樣默默暗地流戀了她三年。那是我懇求你幫我牽線的,即便也以拒絕而告終,但你是知道的她任然銘留在我心中。當時茫然的我只有這滿目的糾結與無奈。
從第二天開始我們彼此都很是尷尬,默默對視著對方。我們變得冷淡了許多,這對於我們都不是快樂的。是一種隔膜,即便將赤裸裸的心坦露在眼前,也任然是一張無形的牆緊緊地貼固在眼膜上。
你要去上海嗎?糾結的我再也找不出一句溝通的話語。
嗯!爸爸要給調到上海去,我們一家人都要走。應該就下一星期。她默默的注視著我,像是很失落,又像是一種內疚。可我茫然一片也不知如何是好。
我懷著憂鬱的心又回到了枯燥的書本中,或許這是一種淡定的解脫,可更像是逃避。茫然之中一種無能的意識侵蝕了我的心志,或許是我當時真的沒有太在意你,都說太易得到的都不會太易珍惜,這是男人的本性,當然這也包括我。但在當時最重要的仍然是面臨中考的複習。
到了第四天我沒有看見你,只冷冷的聽班主任說了一句你走了,去上海念高中。我的心冷了,我不敢相信你走的這麼快,臨走之時也沒和我鄭重的道別。你恨我了嗎?還是給我的懲罰,又或許是逃避!這或許是我太過自戀,可至少這表明你存在我心裡Sscc聖士提反堂中學蔡卓妍 x Neutrogena 最新廣告幕後花絮沙甸魚
我在QQ上給你留言,可一個多星期也沒能見你回復更沒有上線。時間在默默的推移,我在沉重的書本中慢慢的將你淡化。最後中考了,那次我考的並不太好,當然也奠定了我現在的人生。
後來你給我留言了,你說你在上海過得很好,但不太可能在回到這座偏僻的小城了。我們還是朋友、還是兄妹、我們我很欣慰也很失落,我於是開始想你,想著曾今,想著現在、甚至幻想著
伊人淚,散看墨痕無顏,無奈飛花殘碎。時度阡陌,誰盼君郎空折枝,待情歸。故城依舊流年時,一尺寂寞一生悲。
第一封情書是你給我的道別信。我一直珍藏至今,銘留在我這顆對你歉疚的心中他沒有褪色。 8年了,我們一直都保持著親情般的關係聯絡著。前幾天你說你快要結婚了,你給我看了你與未婚夫的婚紗照。你變了,美極了,你找到了歸屬,我很高興。
祝福你如夢以償,安樂永生願我之所願,祝福你們長相廝守,百年好合

那一季的深情,你是否還的清?

April 17th, 2012, 21:36

By @ April 17th, 2012, 21:36 in General
那是一個多情而期待的季節。從漂過屬於夏季的第一滴雨開始,到滴落滿是清愁的那滴露珠為止。這一個雨季,我每天懷著牽牛花一樣的期盼。讓笑臉粉紅,讓心情憧憬。從朝陽的輝煌裏,延伸至日暮的朦朧裏。看著葉子日漸豐滿,我用目光在葉片上寫滿你的名字,一面是思念,一面是期盼,希望思念的光輝會照射進你的心靈,讓你記得那片葉子的深情。夜晚的月光已于我冷清的思緒。冷冷的泛著寂寞和失落。一天的期盼或許只是短短的一句留言,或許只是淺淺的一聲問候。總之讓我欲罷不能的依戀著。只是不知道那寫滿思念的葉子,會不會沉重的流淚,會不會憂傷的心碎。 或許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個過客如風般的闖進我的心靈。帶來如花的美夢,如水的柔情,如雲般的灑脫,如雨般的濃重。生命裏有了你的笑容,讓我溫暖,讓我感動。只是思念如葉片上的露珠,看似美麗晶瑩,實則是猶如曇花一現的美夢。太陽一出,便會瞬間帶著那晶瑩的笑容。消息在宇宙中。茫茫大地,那些飄落的黃葉中,曾經寫滿你名字的那一片,是否會如願的飄落在你的眼前。在你驚喜的眼眸中,柔柔的貼近你,讓你溫暖,讓你感動,在你溫暖的手心裏,在你暖暖的目光裏,在你晶瑩的淚珠中,是否晃動著我的影子,如風輕盈,如花美麗,如蝶般的靈動,如詩般柔情。 如今葉子已不堪思念之苦,憂傷的飄落了。帶著一季的深情,一季的牽掛,一季期盼,一季的憂愁。與秋鳳相伴慢慢飄遠了。今生你欠我一季的深情,來生可能還的清?

我們彎腰,它們伸展....

April 10th, 2012, 21:08

By @ April 10th, 2012, 21:08 in General
  陽春三月,每個校園清晨起床之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推開寢室陽臺那扇閃亮玻璃窗,吸一吸清新的空氣,聞一聞青草的氣息,耳邊熟悉的響起那首《學習雷鋒好榜樣》。靜靜的聽著,不急於洗漱的忙碌,明眸於路邊的那一坡仰頭的生命。      偌大的校園裏,每天向我們這些行走著、奔跑著的人微笑的不僅僅是那一張張熟悉的同窗面孔,還有那些一直守護在我們行走邊的小生靈。它們仰頭,朝我們微笑。三點一線的生活,我盡力的尋找著那些點滴的激情,我習慣性的對給予我微笑的人回報微笑,那一坡也是不例外的。每每從那走過奔向教室,從那走過跑回寢室,總會不自覺的流連那從微笑。      談及現在校園裏最醒目的東西,很多人的回答無疑是那一條條醒目的橫幅,字眼都是學習雷鋒的。原本也是如此認為的我,卻在那一坡找到了不同的答案。清晨,空氣中依然是彌漫著春天這獨有的氣息,雨兒下著,卻不瀝瀝。吃完早餐,拿著書本,漫步於通往教室的行道,走過那一坡,習慣性的轉頭,卻沒有了微笑。因為不知誰的揮手,阻擋了那些仰頭於我的微笑。我抬頭遠望,那些紅色的醒目:我低頭俯視,這份白色的醒目:我俯身、彎腰,拾走這份刺眼的醒目看到了回報的微笑,卻擠不出對仰頭的回應。      仰頭每天微笑的面對那些悠閒或是匆忙的行者,換不來回應也許只是一份失落的悲哀,換來隨意的揮手卻是醒目的傷痛。為了換取仰頭的微笑,我習慣了彎腰,同時也習慣了關注。仰頭面對的陽臺,多了一個身影,一直喜歡靜靜注視於它們的身影,狹小窗框裏,展現的彎腰拾走那些揮手留下的醒目,重獲伸展的仰頭,於彎腰示以最美的微笑。      後日,樂享睡夢的清晨的我,依舊被微笑喚醒,推開明亮,窗框裏不僅映射著仰頭的微笑,還有晨日的笑臉,遠望,那條條紅色的醒目似乎也在展顏。我盡情允吸,依舊,不急於洗漱。

把人弄到死角的人

April 1st, 2012, 21:21

By @ April 1st, 2012, 21:21 in General
上週末回鄉下,剛好趕上下雨,雖說不大吧,杺甴粄茬但卻淋濕了院子,淋濕了通往園子的路,更淋濕了媽媽的心。
雲啊,你來看看,我平時說,你不相信,總是說沒有影響
其實我怎麼能不知道那偌大三間房子上的一個獨一無二的水管子流向一處,咋能沒有影響呢?可是木已成舟,怎麼改變呢?我更想起了曾經的一首小詩:千里捎信為堵牆,讓人一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還在,惟獨不見秦始皇。所以我和我的弟弟妹妹們都一致對媽媽說,沒有事的,不受影響的。
事情源於我們的隔壁鄰居,也是我的二表嫂名字叫鬼魅的人,因為她生性有些陰暗,更喜歡做些小動作,所以人們背地裡都把桂梅說成是鬼魅。
鬼魅的舊房子和我媽媽是連著的,後來她家經濟好轉,就蓋了新房子。蓋她家的前頭屋平房的時候,給他們蓋房子的人都將水路留好了,她楞是讓人家取消屋頂上所有其他的水路,只留一個通向我媽媽的房子這邊的水路 這是在任何地方都說不過去的事情。於是我媽媽找到建築者,要討個說法,人家也委屈的不得了,說是房東讓他怎麼改的,他只能怎麼改,蓋了那麼多的房子,他怎麼不知道這個道理呢?
我們知道這件事時,水泥都已經凝固,牆也都乾了;再說了她是我親三姑的兒媳婦,我們還得顧及三姑的感受。就勸爸媽說,你們是長輩,就當沒有看見吧,反正也不影響什麼。但我們私下里也狐疑,鬼魅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說話間,家裡就來了一場暴雨,那原本是泥地的我媽媽這邊,陡然就有了一個的壕溝至少有三十公分,媽媽的心裡更不是滋味了,只是我們都沒有在家,所以也沒有辦法向我們訴說。今天剛好遇到了,所以媽媽迫不及待地讓我們看看。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腦子裡飛速地旋轉,該怎樣用智慧來安撫媽媽又不讓她生疑。
真好啊,這天然的池子,裡面的水不僅能澆菜園,更能養魚;周圍再栽上一些好看的花,豈不是巧然天工?
看媽媽有點半信半疑,我又調侃道:上天給的東西還會差嗎???在西部缺雨的地方,人們盼雨都像過去盼過年吃好東西一樣的心切:每當大雨來臨,他們都拿出自己家的能接雨的盆啊罐啊的東西接雨,他們都稱那為神水,是上天給予人們的,他們能不高興嗎?我為自己突然想出這樣的說服媽媽的理由而自鳴得意,進一步說道,她只知道將水路弄到我們這邊,就是沒有想到連同天水一路過來的還有其他的看不見的東西都過來了!說到這裡的時候,我突然想到我們村上的一個會陰陽八卦的人,他也曾經給我們說,壞人使壞的時候,如果不能達到傷人的目的,反過來灼傷自己的就要加倍。雖然我不信什麼命運與陰陽八卦,但是他的這些話我還是能聽進去的,我也希望有一天壞人都被自己灼傷乃至翻倍。這樣,整天想著坑人的人就會收手,世上就會少一些爭鬥,多一些安寧。
媽媽再一次疑惑地看著我,彷彿不認識一樣,我也微笑著看著她,讓她相信我的話。媽媽最後很認真地點了點頭,說,我信你了,以後再也不想這些無聊的事情了。
恩,這才上我的通情達理的媽媽啊,這樣有些人的目的就達不到了,讓她後悔自己的行為,讓她坐立不安吧!
我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彷彿搬掉了一塊壓在心上的大石頭,其實就是一塊石頭,壓在媽媽心上的石頭。
但我知道要想徹底解決類似的問題,還真得找一找那個小農意識及強的事事、處處和任何人都要計較的表嫂子。她才是真正的讓人難弄的死角。

Powered by Zoom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