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ategories

Calendar

<<   May 2012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Archive

Feeds

Join

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住在庵裏講佛

May 3rd, 2012, 15:55

By @ May 3rd, 2012, 15:55 in General
靜夜,蟲鳴陣陣,有師傅在喊:汸腄涼轵快些歇息,明日里還要早課呢。我應諾著,與那居士熄燈睡下。
在這方佛國淨土,在這般清幽靜地,我不免為之興奮,不免為之歡喜。
蟲鳴,近在耳畔,花香,撲鼻而來。大雄寶殿的燈還亮著在,佛前有人影飄渺覧那是新來的居士,靜脈曲張趁著夜色,靜心苦修。
耳畔,鼾聲四起,居士早已睡熟,我不忍心驚擾他,輕輕的、輕輕的,披上外衣,拿上手電,向庵外走去。
這山里的月色是淒美的,皓月當空、樹影婆娑,偶爾有蟲蛇出沒,我欣賞著、我小心著。耳畔,有夜鳥在鳴叫,淒涼、恐怖覧那是貓頭鷹的提醒:小心有鬼、小心有蛇。臉龐,有飛蟲它襲來,刺目、瘙癢覧那是山里特有的飛蛾,我儼然成了它們口中的食物。
前方,有墳塋座座,散發出腐爛的、恐懼的氣息,若不是今夜有月光,我是絕不肯打它那經過的。山里人是迷信的,信佛的同時,也肯定這鬼的存在,這樣的一個深夜,這樣的一座山里,肯定會有鬼魂出現的。我是信的,也是小心的。
遠方,有燈光或明或暗,有車鳴漸漸襲來,那便是柏油路了,這是個旅遊的旺季,上山下山的車子也就多了起來。我是很想到鄰近的小店去買包煙來抽的,卻不想十二點剛過,店門已經關了。沒有煙的日子,我是很難煎熬的,沒有煙的陪伴,我是很難寫作的。到這庵里,煙癮著實是控制了不少,到這佛堂,我是絕不肯因為抽煙而玷污了佛堂的清幽的。也因此,在這靜夜,我肯出來散散心兒;也因此,在這靜夜,我偷偷出來過過煙癮。
暗夜,鐘鼓聲隱隱傳來,這已是開靜時分,僧侶們早已起香坐禪。沿著原路,我好一??陣小跑,看著遠方,隱隱有燈光浮現覧那是找我的居士,再一次被我的冒然外出而驚擾,那是住持的叮囑,他是一定要招呼好我這位遠方的客人的。
我是為了寫稿而來,來這裡體驗生活,來這裡尋找靈感;我是為了靜心而來,雖說信佛,卻不知道禪的真諦,對於寫佛,就更不知佛法僧的淵源了。
我迎著燈光而去,那居士見到我,彎下身去,大口喘息。先生,您可讓我好找啊,話裡帶有訓斥,話中滿是無奈。
對不住了師傅,真是對不住。我向他道著歉兒,他卻不說話,只是應承我:沒事,沒事。
一路上,蟲鳴依舊,一路上,星光點點。居士在前,我在後,一步一步、很是匆忙的趕著路。
師傅,您相信這世界上有鬼的存在嗎?我忽然問。
他不回答,只是回過頭來看了看我。我明白他的意思,前方就是墳塋,這樣大聲的言語,絕對會吵醒那鬼的。
這一刻,我不在言語,這一刻,只聽得腳步聲匆匆,蟲鳴、鳥語,這時我已無心再聽。
前方,燈火點點,前方,誦經聲聲。已到了早課的時分,已到了凌晨的四點。居士去換衣服了,我立在殿外,看那虔誠的僧眾,住持見到我,沖我微笑,我雙手合十,念誦阿彌陀佛。這一夜,我無心再睡,這一夜,我很是難堪。
吃罷早飯,我撲在桌前寫作,居士走了進來,說是住持找我,叫我到大雄寶殿去。我應承著,說著感謝。
這是凌晨的八點,庵外早已小車輛輛覧這是虔誠的香客,大清早里許願而來。住持立在佛前,我向她問好,住持遞來蒲團,讓我坐下,她笑吟吟的問我:先生近些時日住在庵里可還習慣?我回答她:近些時日多有麻煩甲殼素 ,還望見諒啊。住持說:那裡,那裡,先生是為了宣傳我們庵里而來的,要不是您前一段時候的報導,我們這裡的香客可要少了不少啊。我謙虛道:那裡那裡,這也是菩薩的恩惠,就這麼一點事也是我應該做的。
住持問我:我今早聽居士說,您問過他是否有鬼魂的存在這個問題,是嗎?是的,我回答。她很有耐心的解釋給我聽:佛陀告訴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眾生分為六道,從上到下依次為:天人、阿修羅、人、旁生、餓鬼、地獄眾生。其中,旁生是指動物、昆蟲、魚等等,其中有龍等特殊的有一定福報者,人和大部分旁生可以相互看到,但是也有很大一部分人類看不到。而餓鬼分為隱住餓鬼和空遊餓鬼。隱住餓鬼主要是受飢渴之苦,一般人類是看不到的。空遊餓鬼則是我們平時所言的魔、鬼、大仙等。我不能理解她的意思,她拿給我《大圓滿前行引導文》、《心性休息》、《致弟子書》、《解憂書》讓我看。這一日,我不曾外出,這一日,我苦心研讀。
庵中事務,必是上香坐禪、開(止)靜誦經、學習戒律、聽法自習,庵中準則,涉及行住坐臥、衣食言行。我這幾日,悠然自得,我這幾日,領悟頗深。
約莫三四天,即到了分離的日子。領導他催促著,趕快回來,單位裡稿子快沒人寫了,和師傅們道別著,這幾日招待不周,有時間再來玩啊。對於師傅們,我是比較難堪的,打擾了她們的清幽,給他們添了麻煩。對於領導,我是能夠理解的,為了寫稿子,我躲進了庵里,沒人寫稿子,他又何嘗不煩心呢。
清晨,微風拂面,清晨,鳥語婉轉,我隨小路而下,離別這淨土。回頭一看,庵在山後,捫心一想,佛在心中。

Powered by Zoom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