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ategories

Calendar

<<   February 2018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Archive

Feeds

Join

海邊漫步

海邊漫步

每個人角落

春天的風中之樹

August 21st, 2012, 22:05

By @ August 21st, 2012, 22:05 in 每個人角落
三月了,一切都在生動著,大地刷新。又一個春天隨著溫潤的小南風漫過樹梢,燕子們越過山川河流,鄉村都市,在大地上跳躍,鳥翅劃出優美的弧線,呢喃在甦醒的屋簷下。

回想蟄伏一冬的困惑和隱藏,真如冬眠的蛙和蛇一樣,我需要一次小鳥破殼般的突圍,一聲驚雷或一場大雨,即便是一場見血封喉的箭雨生髮

日子和歲月貼著我的生命,像一場夢,像一次毫無準備的情感盛宴,直奔我的胸懷,把我打得一個踉蹌接著一個踉蹌。假面具的生活和偽飾的情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把自己蹂躪或馴化為哈哈鏡中的變形人,甚至連自己也不認識自己。假話像水霧中的塑料花搖曳多姿,矯情被包裝成各種各樣的面目招搖過市,以適應活得舒服的本能需求。心中想長出一片綠葉或屬於自己的一扇窗口,卻淹沒在都市人肉物慾的叢林裡。除了仰天長嘆,就是只能把自己緊緊地包裹起來,從一堆肉和又一堆肉中伸著血脖子掙脫逃開,在回望祖先的心路歷程中或在線裝古裝的書本里尋找一點過去。因為,當下的書本抒情也在迅速地干涸化,假情假義像子彈一樣呼嘯在我們的耳邊,一切都在激素的催生下瘋狂地生長,並開出惡之花。在星空下漫步,與樹木、雲朵待在一起,看看那些柔軟、緩慢的炊煙已成生命和心靈的奢望。工業化城市化覆蓋了一切,它幾乎像一條條強制裝配的流水線,不知不覺中就把我們攪進、吞沒,甚至龐大得連骨頭渣也不吐。柔軟的軀體已失去人生的彈性和光滑,血液也粘稠成果凍狀,不是堵住心臟就是拴住大腦,放支架的人越來越多,走路搖搖晃晃的人也越來越多;人們的眼淚少了,少得想硬擠都擠不出來。都市的心湖在鹽鹼化,硬且苦澀,不相信眼淚,更沒有動情而憐憫的眼淚求職

我看見一棵樹。

風來了,風從我的身旁刮過,也刮過樹的身旁,我被風吹得搖搖晃晃,我抱著樹,緊緊依偎著。風越刮越大,雨也來了,一群鳥猛的鑽入樹冠中,樹成了我們的天和地。我們不走,樹卻像有急事般,把頭搖得呼天搶地,它從雨中汲取生命和營養,直到夜色蒼茫,一群群的鳥雀嘰嘰喳喳飛離,猶如後山坡上的果園里黑色的山雀一哄而起。雨停了,樹止住了腳步,我們卻該回家了。月牙儿出來了,遙遠的星河泛著白光,樹木在星光下閃爍,它的根躲藏在被雨水浸泡的大地中,一片昏暗。樹幹挺拔的軀體在夜的神秘中,彷彿傳說中一尊敬畏的神。樹葉被黑色籠罩著,密密如一口黑鍋,我黑色的體膚連同大地一樣,在等待著那瞬間的風起,呼啦啦,一葉響動一棵樹就會響動起來。

當陽光在天空中綻開,兩隻鹿或羊在樹下或山坡上悠閒地採摘著葉片或啃著青草,你一生有漫長的光陰,可以讀點閒書,喝點小酒。直到後來,暮色漫進衣襟,貓坐在書上模仿你,你永遠躺在那棵樹下合上永不睜開的眼,樹已成林,林里傳來天堂的風聲頭髮問題

一棵樹在雨中走動,匆匆走過。你不動,卻和這棵樹擦肩而過。神鹿們從大地蒸騰的烈焰中浴火重生,那麼乾淨,那麼美麗。一隻蝴蝶落在它們帶有白色圓點的背上,像一片柔軟的葉片被風吹動。

然而,我就是在這個時候認識了這棵樹。 ,一顆在雨中走動的樹。我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被種下抑或是被風或鳥銜落下的一粒種子,樹幹挺拔雄偉,渾身披滿了青苔,濕漉漉的彷彿水浸過一般,雖然被數以萬計的人注目和撫摸,它依然冠蓋群芳,呼風喚雨。一種天然得有點傲慢的姿態。即使千年它倒下了,在地下,在水中,風化為煤或重生為風。水在它的周圍靜靜地流著,它用身軀改變了水的姿勢。如果有流水從它身上滑過,在它的胸部,可能又會長出另一棵小樹,那小樹顫顫地站了起來,臨風起舞,攪動起叮咚的水聲,風鈴般在山坳迴盪。當人們踏著漫水匆匆而過,一個趔趄,彎腰或伸手想去抓住那顆小樹時,小橋或流水已經過了。老樹和小樹就被人們所記憶,所牽掛。

我懷想著沉在水底的那些樹。我覺得它們真正的氣韻和美就是沉靜,沉靜得一睡千年也不喧囂浮華。它們巧奪天工或大氣磅礴,行走在哪兒就和那裡的山水,花草魚虫融在了一起。水綠了又黃,黃了又綠,山濃了又淡,淡了又密,而那些風乾或沉在水中的樹,總是藏靜於心,大智若愚,只被風和水親暱著。風和水永遠活著,大樹和小樹就永遠活著,老樹生花,樹真的是成精成神了。水聲淙淙,樹影婆娑,瀑布雷鳴,一切都像一個縱情的少年把性情撥弄得如四季的風,樹在風中旋轉和奔跑,活一千年,死一千年,朽一千年,再生,永遠不死!

一棵樹在雨中行走,而我不能。

我真的不能嗎?當生命僅僅被活著所用,漫長的光??陰又有何用?而當暮色漫進衣襟,誰在風雨裡懊悔。金色的紅狐爬上樹梢,一切消失得無影無踪,漫山的樹林裡只傳來孤單的風聲。

迎接晨曦中的一抹紅

August 12th, 2012, 16:25

By @ August 12th, 2012, 16:25 in 每個人角落
靜謐的午夜,為自己泡上一杯清茶,一首單曲重複(心靈雨傘)純音樂,遠離了喧鬧的人群,也遠離了那顆浮躁的心,就這樣靜靜的聆聽心靈之聲,伴著幽幽茶香,昔日情懷縈繞耳際,在指尖下蕩滌全無,化作萬般柔情彌漫在房間的每個人角落。

許久不曾這般忘我的沉默在黑暗中,等待黎明的到來。夜是感性的,許多泛泛之輩在這樣的深夜,滋生出不同方式同樣的浪漫情懷,一個人,一時一刻的小悠閒獨處的時光,在夜的催化下不知覺的從心底回憶起那每一個昨天。青蔥歲月裏的那些夜晚,登於頂樓手執一把小扇,一臺收音機,FM調頻101、1反復的聽那些來來往往的聲音,靜候那聲開啟心靈的天籟之音,亦灑亦脫,直至裏面傳來磁性的晚安聲音,木木呆呆的仰望星空,一輪彎月,一絲掛牽,一點遺憾,一聲歎息,把投入瞬間沉積,歸隱心靈深處。

天空閃爍的光亮,零星點點,就像此刻嫋嫋漂移的茶煙若影若現,完全沉浸在自我的感覺裏,久久不能清醒,也不願離開,眷戀於深夜的絲絲涼意漫布全身的感覺,夜風掀起置身紅塵之外衣衫,將一份對美好願望的嚮往美好銘刻在殘缺的憂傷裏面,那一年,我把心交給了立於一頂迷彩服傘下的少年,嚮往著綠色的軍裝裏那份執著有安全感的心,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距離對於小別理的戀人是美好的,但處於久別難以重逢的戀人來說,誤解總是抽刀斷流,IP再也傳遞不出美妙甜蜜的情音,日漸變的不溫不火的情終於在不多的言語中被劃為天各一方的曾經。

儘管後來我一直被他人惦記著,有種感動和牽強的幸福,其實更多的是不願承認那份慢慢習慣,逐漸消失的感覺,那情早已平淡到近在咫尺坐懷不亂,遠在天涯刻骨銘心的友情,一直到各自都為人夫或妻,我執意放棄聯繫他卻欲想高雅昇華的心,殊不知淡定多年,情火再現,只怕是染上了塵埃,心重情輕,讓我誠惶誠恐,寢食難安,無奈悄悄的躲開,於己於人都好。無論那些感覺過去多少年,我躲的多遠,我們兩字註定被定格在那個雨季,純純牽手,肩並肩而行走裏。而如今,亦喜亦悲,似關心非關心,亦假亦真,依然清晰可見。

夜,也是理性的,時針不停的轉動,嘀嗒裏滿是等同的步伐,默契逐漸縮短黑暗裏的距離,不強留身邊每個害怕寂寞的靈魂,一步一回眸,退一步黑暗的無底深淵,進一步一片光明,甚至是充滿希望的明天,為所謂的明天不知多少漂泊的心靈在互相的煎熬,七年之癢,有分秒的歡喜,又是年月的別離,一如這茶葉和水,若想合二為一泡出一壺芬芳四溢的綠水,要經過多少長途跋涉,崎嶇坎坷,才能成為一家之主掌心裏一個杯子中的所有。

一輩子如一杯子裏浮沉的起初,潤澤後的溫柔,帶有苦澀的祝福,甘甜源於小品細酌後的回味,幾分清新的感受。閑愁幾許,敲擊著或無或有的阿愛啦捂(ILOVE),低頭沉思,滑落的發絲隨風扇飄逸,在又一個圓形的轉動中我幻想著月圓之時,你風塵僕僕的歸來,親親熟睡的小臉蛋,再深情的擁抱一直依賴你如茶的我,癡癡的守候。

Powered by ZoomBlog.com